全本书屋>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> 修仙小说 > 寂灵传 > 第6章 白凛

寂灵传:第6章 白凛

小说:寂灵传作者:林地女妖

    多年以后,当苏千诺回忆起这位朋友时,蓦然发现,每当他这样平静的许诺时,他的内心早已如铁石般坚决,也正是这份决心,改变了他的追随者,也改变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苏千诺道:好,离常兄弟,我没有看错你。

    乌云从远处飘来,天空渐渐阴沉,古林边缘的阳光退却之后,外面的草地便映入了眼帘。苏千诺站起身来,拍了拍身上沾着的树叶,从怀里掏出一截鲜艳如血般的绸缎,用来绑住脑后盘成一大根的银发。他检查了一下箭囊,里面只剩下两只箭了。

    不棘在时,苏千诺射出的箭,总有不棘连着猎物一起带回来,可惜之后不棘被派回部族报信,这些箭也一根根耗光了。

    苏千诺走出了古林,视野顿时开阔,一望无际的丘陵连绵起伏,延伸到西方时突然峥嵘而立,变成了一片耸然入云的巍峨群山。季离常一眼便发现了这片开阔丘陵地带的异样,遍地皆是赤红色的野草,几乎没及膝盖,这些红草越是靠近凸出地面的丘陵,越是稀疏,到了土丘顶部,已经是光秃秃一片,土壤呈现焦黄之色,布满了蛛网一般四处蔓延的裂痕。

    季离常穿梭在茂密的红草之中,只感觉脚下开始发烫,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鸟粪气味。

    苏千诺跟着后面,轻声说道:这里是燏鸟的栖息地,你看这些土丘的顶部,那是巢穴的入口。

    季离常爬上了土丘,赫然看见土丘顶上有一个黑乎乎的窟窿,一眼看不到底,再看那些黑乎乎的东西,居然是烧焦的焦土。

    苏千诺解释道:燏鸟们喜欢打洞,这些土丘的内部都是中空相连的,里面估计有上百万只燏鸟,它们一旦集体外出觅食,就会引发大火。不过这些鸟一般不会攻击人的。

    季离常望了半天,喃喃道:可是,里面似乎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苏千诺哦了一声,道:可能它们到别处觅食去了,不过,一般只有繁殖季节里,燏鸟才会集体行动,这个季节不对呀。

    季离常没有吭声,苏千诺道:管他的,我们赶路要紧。

    季离常跳下了土丘,两人继续往鹘丘深处走,炙热的气浪从远处一阵阵袭来,空气中除了焦土气息,还有一种若隐若现的奇怪气息。二人热得浑身是汗。按照苏千诺的说法,鹘丘方圆不过八十里,一日间便能穿越。

    苏千诺爬上高处的土丘,伸手遮着眼睛眺望远处巍峨壮丽的铁线谷,眼神在阴影中奕奕闪亮。季离常在土丘下仰望,额头沁满了汗珠子。苏千诺忽然道:离常兄弟,翻过那条山脉,我们或许就没有时间谈一谈了,对于你所说的外界,我们这里的情况,我想有必要仔细和你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季离常点头:好极了,我对外界只是略知皮毛,你们这里的争斗,我也是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苏千诺跳下了土丘,道:我们一边赶路一边谈吧。

    外界之地,实则是澜海之滨的天都王朝,对广袤而原始的内陆的贬称。内陆人将祖辈居住的这片大地称之为荒墟,名由何来不得而知,只知神话之中,有邪神灭世之说,后有七位遂日神,共灭邪神、救苍生,故称劫后逢生的大陆为荒墟大地。

    不过,这仅仅是神话罢了。内陆多穷山恶水,多毒虫猛兽,然而内陆人凭借顽强的意志,一步步征服了这片土地,并且繁衍壮大。数千年过去了,荒墟渐渐被各大部族分割,形成了现在七大部族对峙的局面。分别是沧乌族、炽勒族、瀚北族、夏族、澜族、铁勒族、龙羽族。

    其中,夏族远在极北之地,澜族躲藏在澜海深处,铁勒、龙羽二族销声匿迹近千年,故而荒墟境内,真正有势力的是北方离山之中,擅长驭木之术的沧乌族、生于石湖,性情暴虐的瀚北族、以及占据玉骸谷数百年之久的炽勒族。

    苏千诺便是炽勒族人,可惜他们一族在三百年前已经分裂。

    炽勒族之中,由苏氏、韩氏两大家族共同领导,苏氏自称伏鹿部,韩氏自称出云部。这一族信奉火神穷邪,于是拥有了火灵之力的天赋,得以在荒墟之中壮大。然而三百年前,伏鹿部的领袖在一次出猎中失踪,整整百日不见踪影,伏鹿部大乱,出云部趁机篡夺了伏鹿部在炽勒族中的领导权。不料百日之后,伏鹿部首领突然神秘归来,并且开始宣扬他们信奉的神明并非真正的火神之说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仅出云部的人不能容忍,连伏鹿部内也众叛亲离。出云部借机准备制裁此人,不料这位首领已有预谋,竟在一夜之间,带着伏鹿部中支持自己的人,胁走了当时的御灵司,逃之夭夭。出云部追踪未果,此后伏鹿部竟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或许是失去了御灵司,引起了火神的愤怒,出云部在此后三百年之中,竟然渐渐没落,最终在玉骸谷中封闭自守,朝不保夕。

    两百年间,原本销声匿迹的伏鹿部,突然出现在其他部族的视线里。这些猎人神出鬼没,却没有一族知道伏鹿部的驻地位置,只传闻他们找到了传说中的西荒原,并在那里发现了一处古神冢。他们甚至声称,埋藏在地下的神明才是真正的火神穷邪,并且向其他部族展示了他们继承的火灵之力。

    虽然伏鹿部的突然崛起令人惊讶,但一位被埋葬的神明的信徒,依然难以抵御沧乌族和瀚北族的进攻。这也是伏鹿部一直躲躲藏藏,和其他部族玩游击战术,不敢暴露西荒原具体位置的原因。

    苏千诺道:我的族人中,也只有极少数人可以外出游猎,这一次因为祭典在即,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偷被派出来。我实在搞不懂,他们是如何发现了西荒原的位置?

    季离常沉吟道:或许二族这些年来一直在搜寻,只要一直在西部搜查,总有一天能够找到吧?

    不可能,荒墟何其广阔,单靠地毯式搜索,他们找八万年也不可能找到,西荒原所在的位置你只有亲眼看见才能相信。

    季离常道:难不成和天都的九指圣山一样,漂浮在天上?

    恐怕你永远也想象不到,西荒原到底在怎样的境地里。

    季离常并不如何好奇地哦了一声,他们二人边谈边赶路,这时候季离常走在前面,却停住了。

    刚才我还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他们借用了天舞的力量,借你的话说,你也永远想象不到,天舞们到底是多么恐怖而可怕的存在。搜寻西荒原对他们而言,可以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苏千诺也停下了,有些诧异、又有些不解地看着季离常。季离常挪开了遮住他视线的身体,于是苏千诺看见了前方的景象。他愣住了。

    一股鲜血被蒸发后的气息,钻进了他的鼻孔里。前方的红炼草被统统腰斩,切成了无数的碎叶,碎叶盖满起伏的土丘,上面流满了黑色的血,血里沾满了红色的细羽,以及数不清的可怕的尸体碎片。

    鸟头、鸟翅、鸟尾、鸟腿,统统切成了碎片,切口处极其平整,似乎是某种可怕的刀技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